行行重行行

【作者】佚名 【朝代】
译文对照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你走啊走啊老是不停的走,就这样活生生分开了你我。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

从此你我之间相距千万里,我在天这头你就在天那头。

道路且长,会面安可知。

路途那样艰险又那样遥远,要见面可知道是什么时候?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北马南来仍然依恋着北风,南鸟北飞筑巢还在南枝头。

相去日衣带日已

彼此分离的时间越长越久,衣服越发宽大人越发消瘦。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

飘荡游云遮住了太阳,他乡的游子不想回还。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只因为想你使我都变老了,又是一年很快地到了年关。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还有许多心里话都不说了,只愿你多保重切莫受饥寒。

你走啊走啊老是不停的走,就这样活生生分开了你我。从此你我之间相距千万里,我在天这头你就在天那头。路途那样艰险又那样遥远,要见面可知道是什么时候?北马南来仍然依恋着北风,南鸟北飞筑巢还在南枝头。彼此分离的时间越长越久,衣服越发宽大人越发消瘦。飘荡游云遮住了太阳,他乡的游子不想回还。只因为想你使我都变老了,又是一年很快地到了年关。还有许多心里话都不说了,只愿你多保重切莫受饥寒。
这是一首在东汉末年动荡岁月中的相思乱离之歌。尽管在流传过程中失去了作者的名字,但“情真、景真、事真、意真”(陈绎《谱》),读之使人悲感无端,反复低徊,为女主人公真挚痛苦的爱情呼唤所感动。
首句五字,连叠四个“行”字,仅以一“重”字绾结。“行行”言其远,“重行行”极言其远,兼有久远之意,翻进一层,不仅指空间,也指时间。于是,复沓的声调,迟缓的节奏,疲惫的步伐,给人以沉重的压抑感,痛苦伤感的氛围,立即笼罩全诗。“与君生别离”,这是思妇“送君南浦,伤如之何”的回忆,更是相思之情再也压抑不住发出的直白的呼喊。诗中的“君”,当指女... 古诗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