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茶歌诮崔石使君

【作者】皎然 【朝代】
译文对照

剡溪茗,采得金牙金鼎。

越人送给我剡溪名茶,采摘下茶叶的嫩芽,放在茶具里烹煮。

素瓷雪色缥沫香,何似诸仙琼蕊浆。

白瓷碗里漂着青色的饽沫的茶汤,如长生不老的琼树之蕊的浆液从天而降。

一饮涤昏寐,情来朗爽满天地。

一饮后洗涤去昏寐,神清气爽情思满天地。

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

再饮清洁我的神思,如忽然降下的飞雨落洒于轻尘中。

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

三饮便得道全真,何须苦心费力的去破烦恼。

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饮酒多自欺。

这茶的清高世人都不知道,世人都靠喝酒来自欺欺人。

愁看毕卓瓮间夜,笑向陶潜篱下时。

愁看毕卓贪图饮酒夜宿在酒瓮边,笑看陶渊明在东篱下所做的饮酒诗。

崔侯啜之意不已,狂歌一曲惊人耳

崔使君饮酒过多之时,还会发出惊人的狂歌。

孰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谁能知饮茶可得道,得到道的全而真?只有传说中的仙人丹丘子了解。

越人送给我剡溪名茶,采摘下茶叶的嫩芽,放在茶具里烹煮。白瓷碗里漂着青色的饽沫的茶汤,如长生不老的琼树之蕊的浆液从天而降。一饮后洗涤去昏寐,神清气爽情思满天地。再饮清洁我的神思,如忽然降下的飞雨落洒于轻尘中。三饮便得道全真,何须苦心费力的去破烦恼。这茶的清高世人都不知道,世人都靠喝酒来自欺欺人。愁看毕卓贪图饮酒夜宿在酒瓮边,笑看陶渊明在东篱下所做的饮酒诗。崔使君饮酒过多之时,还会发出惊人的狂歌。谁能知饮茶可得道,得到道的全而真?只有传说中的仙人丹丘子了解。
《饮茶歌诮崔石使君》是一首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相结合的篇,诗人在饮用越人赠送的剡溪茶后所作,他激情满怀,文思似泉涌井喷,诗人从友赠送剡溪名茶开始讲到茶的珍贵,赞誉剡溪茶(产于今浙江嵊县)清郁隽永的香气,甘露琼浆般的滋味,在细腻地描绘茶的色、香、味形后,并生动描绘了一饮、再饮、三饮的感受。然后急转到“三饮”之功能。“三饮”神韵相连,层层深入扣紧,把饮茶的精神享受作了最完美最动人的歌颂。
这首诗给人留下有二层意义:一是“三饮”之说。当代人品茶每每引用“一饮涤昏寐”、“ 再饮清我神”、“ 三饮便得道”的说法。“品”字由三个“口”... 古诗文网>>
作者介绍
皎然,唐代诗僧。生卒年不详。俗姓谢,字清昼,吴兴(浙江省湖州市)人。南朝谢灵运十世孙。活动于大历、贞元年间,有诗名。他的《诗式》为当时诗格一类作品中较有价值的一部。其诗清丽闲淡,多为赠答送别、山水游赏之作 百科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