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郑愁予,原名郑文韬,祖籍河北宁河,1933年生于山东济南,当代诗人。台湾中兴大学毕业,中国海洋大学驻校作家。他的《错误》、《水手刀》、《残堡》、《小小的岛》、《情妇》、《如雾起时》等诗,不仅令人着迷,而且使人陶醉。被称为“浪子诗人”,“中国的中国诗人”。百科详情>>
相关作品
雨说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雨说:四月已在大地上等待久了……)等待久了的田圃跟牧场等待久了的鱼塘和小溪当田圃冷冻了一冬禁锢着种子牧场枯黄失去牛羊的踪迹当鱼塘寒浅留滞着游鱼小溪渐渐喑哑歌不成调子雨说,我来了,我来探访四月的大地我来了,我走得很...
清明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我醉著,静的夜,流於我体内容我掩耳之际,那奥秘在我体内回响有花香,沁出我的肌肤这是至美的一刹,我接受膜拜接受千家飞幡的祭典星辰成串地下垂,激起厝间的溢酒雾凝看,冷若祈祷的眸子许多许多眸子,在我的发上流瞬我要回归,梳...
错误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知风草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晚虹後的天空,又是,桃花宣似的了被裱褙的乱云,是写在信风上的书法,我犹存受赠者的感觉,犹记檐滴断续地读出而结束於一声鼓……那夕阳的红铜的音色小窗,邮箱嘴般的许多永昼,题我的名投入(是题给鬓生花序的知风草吧!)而惊蛰...
火炼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焚九歌用以炼情燃内篇据以炼性炼性情之为剑者两刃而炼剑之後又如何 就炼炼火的自己吧炼自己成为容器不再是自己而是大实若虚此所谓炉火纯青是容飞鹅即兴闯入过瘾而不焚身
如雾起时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我从海上来,带回航海的二十二颗星你问我航海的事儿,我仰天笑了……如雾起时,敲叮叮的耳环在浓密的发丛找航路;用最细最细的嘘息,吹开睫毛引灯塔的光赤道是一痕润红的线,你笑时不见子午线是一串暗蓝的珍珠当你思念时即为时间的...
雨丝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我们底恋啊,像雨丝,在星斗与星斗间的路上,我们底车舆是无声的。曾嬉戏於透明的大森林,曾濯足於无水的小溪,那是,挤满著莲叶灯的河床啊,是有牵牛和鹊桥的故事遗落在那里的……遗落在那裹的 我们底恋啊,像雨丝,斜斜地,斜斜...
小小的岛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你住的小小的岛我正思念那儿属於热带,属於青青的国度浅沙上,老是栖息著五色的鱼群小鸟跳响在枝上,如琴键的起落那儿的山崖都爱凝望,披垂著长藤如发那儿的草地都善等待,铺缀著野花如过果盘那儿浴你的阳光是蓝的,海风是绿的则你...
佛外缘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她走进来说: 我停留只能亥时到子时你来赠我一百零八颗舍利子说是前生火花的相思骨又用菩提树年轮的心线串成时间绵替的念珠莫是今生邀我共同坐化在一险峰清寂的洞府一阴一阳两尊肉身默数着念珠对坐千古而我的心魔日归夜遁你如何知...
归航曲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飘泊得很久,我想归去了彷佛,我不再属於这里的一切我要摘下久悬的桅灯摘下航程里最後的信号我要归去了……每一片帆都会驶向斯培西阿海湾(注)像疲倦的太阳在那儿降落,我知道每一朵云都会俯吻汩罗江渚,像清浅的水涡一样在那儿旋...
水巷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四围的青山太高了,显得晴空如一描蓝的窗……我们常常拉上云的窗帷那是阴了,而且飘著雨的流苏我原是爱听罄声与铎声的今却为你戚戚於小院的阴晴算了吧管他一世的缘份是否相值於千年慧根谁让你我相逢且相逢於这小小的水巷如两条鱼
水手刀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长春藤一样热带的情丝挥一挥手即断了挥沉了处子般的款摆著绿的岛挥沉了半个夜的星星挥出一程风雨来一把古老的水手刀被离别磨亮被用于寂寞,被用于欢乐被用于航向一切逆风的桅蓬与绳索……
赋别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这次我离开你,是风,是雨,是夜晚你笑了笑,我摆一摆手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了念此际你已回到滨河的家居想你在梳理长发或是整理湿了的外衣而我风雨的归程还正长山退得很远,平芜拓得更大哎,这世界,怕黑暗已真的成形了……你说...
小诗锦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恕我巧夺天工了我欲以诗织锦……调皮的眼神如星含蕴的笑像月垂落于锦轴两端的美丽--是不幻的虹那居为百色之地的是不化的雪--智慧恕我以诗织锦我欲巧夺天工了……缀无数的心为音符割季节为乐句当两颗音符偶然相碰时便迸出火花来...
当西风走过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仅图这样走过的,西风————仅吹熄我的蜡烛就这样走过了徒留一叶未读完的书册在手却使一室的黝暗,反印了窗外的幽蓝。当落桐飘如远年的回音,恰似指间轻掩的一叶当晚景的情愁因烛火的冥灭而凝於眼底此刻,我是这样油然地记取,那...
天窗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每夜,星子们都来我的屋瓦上汲水我在井底仰卧看,好深的井啊。自从有了天窗就像亲手揭开覆身的冰雪--我是北地忍不住的春天星子们都美丽,分占了循环著的七个夜,而那南方的蓝色的小星呢?源自春泉的水已在四壁闲荡著那町町有声的...
窗外的女奴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方 窗这小小的一方夜空,宝一样蓝的,有看东方光泽的,使我成为波斯人了。当缀作我底冠饰之前,曾为那些女奴拭过,遂教我有了埋起它的意念。只要阖拢我底睫毛,它便被埋起了。它会是墓宫中蓝幽幽的甬道,我便携著女奴们,一步一个...
雨季的云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万线的风筝,被港外的青山牵住了,那原是波浪的形质,正瓢瓢摇摇地。偶然,有人举出十月的手,却感叹握来八月的潮湿;是的,既不能御风筝为家居的筏子,还不如在小醺中忍受,青山的游戏。
九月图昼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背凭耆古朝鲜族的一衬蓝天官殿跌坐在浅紫而花的在浅紫而花的大地上目历远方跣足的女群踏响高原踏向高原弄赶赶之舞极边是堆云幕著好一番月升(注) 赶赶之舞 "Ganggang Swollae" 为韩国庆祝中秋之民族舞蹈,相...
梦土上
[作者] 郑愁予 [朝代] 现代
森林已在我脚下了,我底小屋仍在上头那篱笆已见到,转弯却又隐去了该有一个人倚门等我等我带来新书,和修理好的琴而我只带来一壶酒因等我的人早已离去云在我底路上,在我底衣上我在一个隐隐的思念上高处没有鸟喉,没有花靥我在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