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别

【作者】郑愁予 【朝代】现代
这次我离开你,是风,是雨,是夜晚
你笑了笑,我摆一摆手
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了
念此际你已回到滨河的家居
想你在梳理长发或是整理湿了的外衣
而我风雨的归程还正长
山退得很远,平芜拓得更大
哎,这世界,怕黑暗已真的成形了……

你说,你真傻,多像那放风争的孩子
本不该缚它又放它
风争去了,留一线断了的错误
书太厚了,本不该掀开扉页的
沙滩太长,本不开该走出足印的
云出自山谷,泉水滴自石隙
一切都开始了,而海洋在何处
「独木桥」的初遇已成往事了
如今又已是广阔的草原了
我已失去扶持你专宠的权利
红与白揉蓝与晚天,错得多美丽
而我不错入金果的园林
却恶入维特的墓地……

这次我离开你,便不再想见你了
念此际你已静静入睡
留我们未完的一切,留给这世界
这世界,我仍体切的踏著
而已是你底梦境了……
标签:
恋爱就像恼人的三月天气,又像淘气的小女孩,无论是初恋的迷醉还是热恋的欢娱,或是失恋的哀伤,都让人无法知悉何为而来何为而去。初恋的冲动、失恋的退潮都来去不留踪迹,神秘难解。诗中的这一对应该说并未发生真正的反目与冲突,但是在恋爱的漫长的散步中终于发现了叉路口。恋爱就是放飞的风筝,风筝飞上蓝天,却有线断的遗憾;恋爱又如在漫长的沙滩散步,不到尽头何必起始;这正如“云出自岫谷,泉水滴自石隙”,此后云水飘渺,难以预料。“‘独木桥’的初遇”意指两人最初邂逅即一见倾心、情投意合,“如今已是广阔的草原了”,爱情飘忽,渺茫难寻。诗运用现代派诗的手法... 百度百科>>
作者介绍
郑愁予,原名郑文韬,祖籍河北宁河,1933年生于山东济南,当代诗人。台湾中兴大学毕业,中国海洋大学驻校作家。他的《错误》、《水手刀》、《残堡》、《小小的岛》、《情妇》、《如雾起时》等诗,不仅令人着迷,而且使人陶醉。被称为“浪子诗人”,“中国的中国诗人”。 百科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