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丽·咏白菊

【作者】李清照 【朝代】
译文对照

小楼寒,夜长帘幕低垂。恨萧萧、无情风雨,夜来揉损琼肌也不似、贵妃醉脸也不似、孙寿愁眉韩令偷香徐娘傅粉莫将比拟未新奇。看取屈平陶令风韵正相宜。微风起,清芬酝藉,不减酴醿。

小楼上依旧寒气逼人,长夜里,虽然放下了帘幕。可恨那萧萧飒飒的、无情风雨,在夜里摧残着如玉的白菊。也不像是、杨贵妃的微红醉脸,也不像是、孙寿的娇柔愁眉。韩令偷香,徐娘傅粉,他们的行径都不能拿来与白菊相比。细细看着、屈原和陶令,孤傲高洁的品性正与白菊相宜。微风吹起,白菊的清香蕴藉,丝毫不亚于淡雅的荼蘼。

秋阑雪清玉向人无限依依。似愁凝、汉皋解佩似泪洒、纨扇题诗朗月清风,浓烟暗雨,天教憔悴度芳姿。纵爱惜、不知从此,留得几多时。人情好,何须更忆,泽畔东篱

秋天将尽、白菊愈发显得雪清玉瘦,似向人流露出它无限依恋的惜别情怀。你看它似忧愁凝聚、在汉皋解佩,似泪洒、在纨扇上题诗。有时是明月清风,有时是浓雾秋雨,老天让白菊在日益憔悴中度尽芳姿。我纵然爱惜、但不知从此还能将它留下多少时候,留下多少时候。世人如果都晓得爱护、欣赏,又何须再去追忆,强调屈原和陶渊明的爱菊呢?

小楼上依旧寒气逼人,长夜里,虽然放下了帘幕。可恨那萧萧飒飒的、无情风雨,在夜里摧残着如玉的白菊。也不像是、杨贵妃的微红醉脸,也不像是、孙寿的娇柔愁眉。韩令偷香,徐娘傅粉,他们的行径都不能拿来与白菊相比。细细看着、屈原和陶令,孤傲高洁的品性正与白菊相宜。微风吹起,白菊的清香蕴藉,丝毫不亚于淡雅的荼蘼。秋天将尽、白菊愈发显得雪清玉瘦,似向人流露出它无限依恋的惜别情怀。你看它似忧愁凝聚、在汉皋解佩,似泪洒、在纨扇上题诗。有时是明月清风,有时是浓雾秋雨,老天让白菊在日益憔悴中度尽芳姿。我纵然爱惜、但不知从此还能将它留下多少时候,留下多少时候。世人如果都晓得爱护、欣赏,又何须再去追忆,强调屈原和陶渊明的爱菊呢?
多丽,一名“鸭头绿”,一名“陇头泉”139字,是“漱玉词”中最长的一首。曾慥《乐府雅词》题作“咏白菊”。
词先渲染了菊赏的深静寒寂的氛围。一个“恨”字承上启下,表现了孤居独处,良辰难再的抒情主人公对风雨摧花的敏锐的感受。
在李清照的词中,“花”是出现得最多的意象。她笔下的花,不仅有人的情志,如“宠柳娇花”[《念奴娇》(萧条庭院)],“梅心惊破”[《孤雁儿》(藤床纸帐)];而且有眉、腮,如“柳眼梅腮”[《蝶恋花》(暖雨晴风)];有肌骨,如“玉骨冰肌”[《瑞鹧鸪》(风韵雍容)];因而也有肥瘦,如“绿肥红瘦”[《如梦令... 诗词名句网>>
作者介绍
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1155年5月12日),字易安,号易安居士,汉族,山东省济南章丘人。宋代(南北宋之交)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早期生活优裕,李清照出生于书香门第,早期生活优裕。其父李格非藏书甚富,她小时候就在良好的家庭环境中打下文学基础。出嫁后与夫赵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据中原时,流寓南方,境遇孤苦。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能诗,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慷慨,与其词风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已散佚。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 百科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