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子·秋郊即事

平原草枯矣,重阳后、黄叶树骚骚。记玉勒青丝,落花时节,曾逢拾翠,忽听吹箫。今来是、烧痕残碧尽,霜影乱红凋。秋水映空,寒烟如织,皂雕飞处,天惨云高。
人生须行乐,君知否?容易两鬓萧萧。自与东君作别,刬地无聊。算功名何许,此身博得,短衣射虎,沽酒西郊。便向夕阳影里,倚马挥毫。
纳兰夙怀经邦济世的抱负,但难以实现,因而常自慨叹,以至时有牢骚。这首词便是颇有不逢际遇的牢骚语。上片写景,下片抒怀。景系秋天郊外之景,突出其空廓凋零,下片则是直发胸旨,径抒真情,痛快淋漓。前景后情,因景起兴,直写性灵,这种作法表现了纳兰词的又一风格,很有稼轩词的味道。
以为“风骨渐能骞举”(见《蕙风词话》)。 古诗文网>>
作者介绍
纳兰容若,字性德,原名成德(1655-1685),满族正黄旗人,号楞伽山人,家世显赫,清康熙大学士明珠之子。纳兰性德自幼勤于修文习武,18岁中举,22岁赐进士出身。选授三等侍卫,后晋为一等,扈从于康熙身边。辑有《全唐诗选》和《词韵正略》。词集《侧帽集》问世,时年仅24岁。另有《饮水词》、《通志堂集》。擅书法,精于书画鉴赏。纳兰性德性澹泊,视功名权势如敝屣,视相府长子、御前侍卫的地位为难以解脱的束缚。纳兰性德在清初词坛上独树一帜,词风格近李煜,有清李后主之称。所写词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独具特色。 百科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