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鼠

【作者】佚名 【朝代】先秦
译文对照

鼠有皮,人而无人而无仪,不死何为相鼠有齿,人而无人而无止,不死何相鼠有人而无人而无礼!不遄死?

看老鼠都有皮,做人怎能没威仪!做人怎能没威仪!不去死还干什么?看老鼠都有牙齿,人若不知廉耻,人若不知廉耻,不去死还等什么?看老鼠都有肢体,人若没有礼教,人若没有礼教,为什么还不快死?

看老鼠都有皮,做人怎能没威仪!做人怎能没威仪!不去死还干什么?看老鼠都有牙齿,人若不知廉耻,人若不知廉耻,不去死还等什么?看老鼠都有肢体,人若没有礼教,人若没有礼教,为什么还不快死?
《相鼠》大约是《经》里骂人最露骨、最直接、最解恨的一首。汉儒们“嫌于虐且俚矣!”意思是最粗鄙的语言暴力,是《诗》“三百篇所仅有”。但对此诗咒骂的对象,说法不一。前人对这个问题大致上有二说:《毛诗序》以为是刺在位者无礼仪,郑笺从之;《鲁诗》则认为是妻谏夫班固承此说。后一说虽然有何楷魏源、陈延杰诸家的阐发,但究竟由于所申述的内容与此诗所显露的深恶痛绝的情感不吻合,故为大多数说诗者所不取,而从毛序郑笺之说。
《诗经》中写到“鼠”的有五首(《雨无正》“鼠思泣血”之鼠通癙,未计),除此诗外,其他四首都是直接把鼠作为痛斥或驱赶的对象... 古诗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