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余光中(1928年10月21日—2017年12月14日),当代著名作家、诗人、学者、翻译家,出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因母亲原籍为江苏武进,故也自称“江南人”。121952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9年获美国爱荷华大学(The University of Iowa)艺术硕士。先后任教台湾东吴大学、台湾师范大学、台湾大学、台湾政治大学。其间两度应美国国务院邀请,赴美国多家大学任客座教授。1972年任台湾政治大学西语系教授兼主任。1974年至1985年任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教授,并兼任香港中文大学联合书院中文系主任二年。1985年,任台湾中山大学教授及讲座教授,其中有六年时间兼任文学院院长及外文研究所所长。123余光中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自己写作的“四度空间”,被誉为文坛的“璀璨五彩笔”4。驰骋文坛逾半个世纪,涉猎广泛,被誉为“艺术上的多妻主义者”。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为当代诗坛健将、散文重镇、著名批评家、优秀翻译家。现已出版诗集 21 种;散文集 11 种;评论集 5 种;翻译集 13 种;共 40 余种2。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诗集)、《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散文集)及《分水岭上:余光中评论文集》(评论集)等,其诗作如《乡愁》、《乡愁四韵》,散文如《听听那冷雨》、《我的四个假想敌》等,广泛收录于大陆及港台语文课本。52017年12月14日,余光中教授于台湾逝世,享年89岁。百科详情>>
相关作品
乡愁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当我死时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从前,一...
等你在雨中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等你 在雨中 在造虹的雨中蝉声沉落 蛙声升起一池的红莲如红焰 在雨中你来不来都一样 竟感觉每朵莲都像你尤其隔著黄昏 隔著这样的细雨永恒 刹那 刹那 永恒等你 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 等你 在刹那 在永恒如果你的手在我...
永远,我等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如果早晨听见你倾吐,最美的那动词,如果当晚就死去我又何惧?当我爱时必爱得凄楚,若不能爱得华丽你的美无端地将我劈伤,今夏只要伸臂,便有奇迹降落在摊开的手掌,便有你的降落在我的掌心,莲的掌心例如夏末的黄昏,面对满池清芬...
春天,遂想起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春天,遂想起江南,唐诗里的江南,九岁时采桑叶于其中,捉蜻蜒于其中(可以从基隆港回去的)江南小杜的江南苏小小的江南遂想起多莲的湖,多菱的湖多螃蟹的湖,多湖的江南吴王和越王的小战场(那场战争是够美的)逃了西施失踪了范蠡...
中元夜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月是情人和鬼的魂魄,月色冰冰燃一盏青焰的长明灯中元夜,鬼也醒着,人也醒着人在桥上怔怔地出神伸冷冷的白臂,桥栏拦我拦我捞李白的月亮月亮是幻,水中月是幻中幻,何况今夕是中元,人和鬼一样可怜可怜,可怜七夕是碧落的神话落在...
大江东去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大江东去,浪涛腾跃成千古太阳升火,月亮沉珠哪一波是捉月人?哪一浪是溺水的大夫?赤壁下,人吊髯苏犹似髯苏在吊古听,鱼龙东去,扰扰多少水族当我老去,千尺白发飘该让我曳着离骚袅袅的离骚曳我归去汩罗,采石矶之间让我游泳让不...
寻李白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那一双傲慢的靴子至今还落在高力士羞愤的手里,人却不见了把满地的难民和伤兵把胡马和羌笛交践的节奏留给杜二去细细的苦吟自从那年贺知章眼花了认你做谪仙,便更加佯狂用一只中了魔咒的小酒壶把自己藏起来,连太太也寻不到你怨长安...
月光光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月光光,月是冰过的砒霜月如砒,月如霜落在谁的伤口上?恐月症和恋月狂迸发的季节,月光光幽灵的太阳,太阳的幽灵死星脸上回光的反映恋月狂和恐月症祟着猫,祟着海祟着苍白的美妇人太阴下,夜是死亡的边境偷渡梦,偷渡云现代远,古...
向日葵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木槌在克莉丝蒂的大厅上goinggoinggone砰然的一响,敲下去三千九百万元的高价买断了,全场紧张的呼吸买断了,全世界惊羡的眼睛买不回,断了,一只耳朵买不回,焦了,一头赤发买不回,松了,一嘴坏牙买不回匆匆的叁十...
下次的约会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当我死时,你的名字,如最后一瓣花自我的唇上飘落。你的手指是一串串钥匙,玲玲珑珑握在我手中,让我开启让我豁然开启,哪一扇门?握你的手而死是幸运的听你说,你仍爱我,听你说凤凰死后还有凤凰春天死后还有春天,但至少有一个五...
招魂的短笛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魂兮归来,母亲啊,东方不可以久留,诞生台风的热带海,七月的北太平洋气压很低。魂兮归来,母亲啊,南方不可以久留,太阳火车的单行道七月的赤道灸行人的脚心。魂兮归来,母亲啊,北方不可以久留,驯鹿的白色王国,七月里没有安息...
布谷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阴天的笛手,用叠句迭迭地吹奏嘀咕嘀咕嘀咕苦苦呼来了清明和满山满谷的雨雾那低回的永叹调里总是江南秧田的水意当蝶伞还不见出门蛙鼓还没有动静你便从神农的古黄历里一路按节气飞来躲在野烟最低迷的一角一声声苦催我归去不如归去吗...
黄昏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倘若黄昏是一道寂寞的关西门关向晚霞的匆匆的鞍上客啊,为何不见进关来,只见出关去?而一出关去就中了埋伏晚霞一翻全变了黑旗再回头,西门已闭————几度想问问蝶上的边卒只见蝙蝠在上下扑打着噢,一座空城
所谓永恒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所谓永恒岂非是怕鬼的夜行人用来壮胆的一句口令在吹熄火把的黑风里向前路的过客或后路的来人间或远远打一声招呼暗传一个动人的传说说是有一座不夜城野花绽蕊迸放的千灯边界一过赫然就在望从不可逼视的中央广场迎面激射而来的那路,...
狗尾草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总之最后谁也辩不过坟墓死亡,是唯一的永久地址譬如吊客散后,殡仪馆的后门朝南,又怎样?朝北,又怎样?那柩车总显出要远行的样子总之谁也拗不过这桩事情至于不朽云云或者仅仅是一种暗语,为了夜行灵,或者不灵,相信,或者不相信...
五陵少年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台风季 巴士峡的水族很拥挤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黄河太冷 需要渗大量的酒精浮动在杯底的是我的家谱喂! 再来杯高梁我的怒中有燧人氏 泪中有大禹我的耳中有涿鹿的鼓声传说祖父射落了九支太阳有一位叔叔的名字能吓退单于听...
白玉苦瓜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似醒似睡,缓缓的柔光里似悠悠醒自歉年的大寐一只瓜从从容容在成熟一只苦瓜,不再是色苦日磨月磋琢出深孕的清莹看茎须缭绕,叶掌抚抱哪一年的丰收想一口要吸尽古中国喂了又喂的乳浆完满的圆腻啊酣然而饱那触角, 不断向外膨胀充实...
夜色如网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你知道夜色迷离是怎样来袭的吗?从海上?一盏渔火接一盏渔火?从陆上?一柱路灯接一柱路灯?从风上?一只归鸟接一只归鸟?恢恢的天网疏而不漏撒网的手向无中生有你知道是怎样放怎样收的吗?看坡下斜斜的一行马尾松须发蓬茸,背光的...
寄给画家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他们告诉我 今年夏天你或有远游的计划去看梵谷或者徐悲鸿带著画架和一头灰发和豪笑的四川官话你一走台北就空了 吾友长街短巷不见你回头又是行不得也的雨季黑伞满天 黄泥满地怎麽你不能等到中秋?只有南部的水田你带不走那些土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