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踏枝·清明

【作者】冯延巳 【朝代】五代
译文对照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惊飞去。

主人公斜倚在绿树下的六曲阑干上,着在微风中飘荡的柳丝,忽然发现原来在冬季叶落后呈金黄色的柳条已经全都变成绿色了。是谁把秦筝的雁柱移动了,使它的音调那样的哀怨?以致成双的燕子惊得穿过帘幕飞出去了。

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浓睡觉来慵不语,惊残好梦无寻处?

放眼望去尽是落絮纷纷,红杏的开放时分,一霎那就飘落清明雨。酣睡醒过来懒洋洋的不说话,惊残的好梦我哪里寻去?

主人公斜倚在绿树下的六曲阑干上,着在微风中飘荡的柳丝,忽然发现原来在冬季叶落后呈金黄色的柳条已经全都变成绿色了。是谁把秦筝的雁柱移动了,使它的音调那样的哀怨?以致成双的燕子惊得穿过帘幕飞出去了。放眼望去尽是落絮纷纷,红杏的开放时分,一霎那就飘落清明雨。酣睡醒过来懒洋洋的不说话,惊残的好梦我哪里寻去?
此词的题目是“清明”,用很多笔墨描写春景,仅末尾两句写情,然而,情寓于景,情重于景。先看一下前人对此词的评价。《词辨谭献评:“金碧山水,一片空濛,此正周氏周济)所谓‘有寄托入,无寄托出’也。‘满眼游丝兼落絮’是感,‘一霎清明雨’是境,‘浓睡觉来莺乱语’(《乐府雅词》、《花庵词选》“慵不”皆作“莺乱”)是人,‘惊残好梦无寻处’是情。”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云:“‘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忧谗畏讥,思深意苦。”他们的评语,不是语焉不详,就是牵强附会。
此词如果直率地去赏析,题旨不见得空濛,那是在无边的春色中勾起了对美... 古诗文网>>
作者介绍
冯延巳 (903--960)南唐诗人,又名延嗣,字正中,五代广陵(今江苏省扬州市)人。仕于南唐烈祖、中主二朝,三度入相,官终太子太傅,卒谥忠肃。他的词多写闲情逸致辞,文人的气息很浓,对北宋初期的词人有比较大的影响。宋初《钓矶立谈》评其“学问渊博,文章颖发,辩说纵横”,其词集名《阳春集》。 百科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