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李白二首·其二

【作者】杜甫 【朝代】
译文对照

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至。

天上浮云日日飘来飘去,远游的故人却久去不归。

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

夜晚我屡屡梦中见到你,可知你对我的深情厚意。

告归常局促,苦道来不易。

分别是你总是神色匆匆,总说能来相见多么不易。

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

江湖上航行多险风恶浪,担心你的船被掀翻沉没。

出门搔白首,若负平生志。

出门时搔着满头的白发,悔恨辜负自己平生之志。

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高车丽服显贵塞满京城,才华盖世你却容颜憔悴。

孰云网恢恢,将老身反累。

谁能说天理公道无欺人,迟暮之年却无辜受牵累。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即使有流芳千秋的美名,难以补偿遭受的冷落悲戚。

天上浮云日日飘来飘去,远游的故人却久去不归。夜晚我屡屡梦中见到你,可知你对我的深情厚意。分别是你总是神色匆匆,总说能来相见多么不易。江湖上航行多险风恶浪,担心你的船被掀翻沉没。出门时搔着满头的白发,悔恨辜负自己平生之志。高车丽服显贵塞满京城,才华盖世你却容颜憔悴。谁能说天理公道无欺人,迟暮之年却无辜受牵累。即使有流芳千秋的美名,难以补偿遭受的冷落悲戚。
这两首记梦,分别按梦前、梦中、梦后叙写,依清人仇兆鳌说,两篇都以四、六、六行分层,所谓“一头两脚体”。(见《杜少陵集详注》卷七)上篇写初次梦见李白时的心理,表现对故人吉凶生死的关切;下篇写梦中所见李白的形象,抒写对故人悲惨遭遇的同情。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诗要写梦,先言别;未言别,先说死,以死别衬托生别,极写李白流放绝域、久无音讯在诗人心中造成的苦痛。开头便如阴风骤起,吹来一片弥漫全诗的悲怆气氛。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不说梦见故人,而说故人入梦;而故人所以入梦,又是有感于诗人的长久思念,写出李白幻... 古诗文网>>
作者介绍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少陵等,唐朝河南府巩县(河南郑州巩义市)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杜甫忧国忧民,人格高尚,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集为《杜工部集》,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影响深远。 百科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