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不断的情愫
[作者] 汪国真 [朝代] 现代
原想这一次远游就能忘记你秀美的双眸就能剪断丝丝缕缕的情愫和秋风也吹不落的忧愁谁曾想 到头来山河依旧爱也依旧你的身影刚在身后 又到前头
当我死时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从前,一...
炉中煤
[作者] 郭沫若 [朝代] 现代
一啊,我年青的女郎!我不辜负你的殷勤,你也不要辜负了我的思量。我为我心爱的人儿燃到了这般模样!二啊,我年青的女郎!你该知道了我的前身?你该不嫌我黑奴卤莽?要我这黑奴的胸中,才有火一样的心肠。三啊,我年青的女郎!我想...
我爱这土地
[作者] 艾青 [朝代] 现代
假如我是一只鸟,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然后我死了,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为什么我的眼里常...
祖国啊,祖国
[作者] 江河 [朝代] 现代
在英雄倒下的地方我起来歌唱祖国我把长城庄严地放上北方的山峦象晃动着几千年沉重的锁链象高举起刚刚死去的儿子他的躯体还在我手中抽搐我的身后有我的母亲民族的骄傲,苦难和抗议在历史无情的眼睛里掠过一道不安深深地刻在我的额角...
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
[作者] 舒婷 [朝代] 现代
我是你河边上破旧的老水车,数百年来纺着疲惫的歌;我是你额上熏黑的矿灯,照你在历史的隧洞里蜗行摸索我是干瘪的稻穗,是失修的路基;是淤滩上的驳船把纤绳深深勒进你的肩膊,——祖国啊!我是贫困,我是悲哀。我是你祖祖辈辈痛苦...
囚歌
[作者] 叶挺 [朝代] 现代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走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我渴望着自由,但也深知道——人的躯体哪能由狗的洞子爬出!我只能期待着,那一天——地下的烈火冲腾,把这活棺材和我一齐烧掉,我应该在烈火和热血...
假如……
[作者] 顾城 [朝代] 现代
假如钟声响了就请用羽毛把我安葬我将在冥夜中编织一对巨大的翅膀在我眷恋的祖国上空继续飞翔
乡愁
[作者] 余光中 [朝代] 现代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七子之歌
[作者] 闻一多 [朝代] 现代
邶有七子之母不安其室。七子自怨自艾,冀以回其母心。诗人作《凯风》以愍之。吾国自《尼布楚条约》迄旅大之租让,先后丧失之土地,失养于祖国,受虐于异类,臆其悲哀之情,盖有甚于《凯风》之七子,因择其中与中华关系最亲切者七地...
一句话
[作者] 闻一多 [朝代] 现代
有一句话说出就是祸,有一句话能点得着火,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说不定是突然着了魔,突然青天里一个霹雳爆一声:“咱们的中国!”这话叫我今天怎样说?你不信铁树开花也可,那么有一句话你听着:等火山忍不住...
出塞曲
[作者] 席慕容 [朝代] 现代
请为我唱一首出塞曲用那遗忘了的古老言语请用美丽的颤音轻轻呼唤我心中的大好河山那只有长城外才有的景象谁说出塞曲的调子太悲凉如果你不爱听那是因为歌中没有你的渴望而我们总是要一唱再唱像那草原千里闪著金光像那风沙呼啸过大漠...
教我如何不想她
[作者] 刘半农 [朝代] 现代
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啊!微风吹动了我头发,教我如何不想她?月光恋爱着海洋,海洋恋爱着月光。啊!这般蜜也似的银夜,教我如何不想她?水面落花慢慢流,水底鱼儿慢慢游。啊!燕子你说些什么话?教我如何不想她?枯树...
我用残损的手掌
[作者] 戴望舒 [朝代] 现代
我用残损的手掌摸索这广大的土地:这一角已变成灰烬,那一角只是血和泥;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春天,堤上繁花如锦幛,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太阳吟
[作者] 闻一多 [朝代] 现代
太阳啊,刺得我心痛的太阳!又逼走了游子底一出还乡梦,又加他十二个时辰的九曲回肠!太阳啊,火一样烧着的太阳!烘干了小草尖头底露水,可烘得干游子底冷泪盈眶?太阳啊,六龙骖驾的太阳!省得我受这一天天底缓刑,就把五年当一天...